当前位置: 主页 > 引人入胜A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话说宝黛 “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同样有多少人读就会

时间:2017-09-29 14:29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曹雪芹在全书第一回就表明了自己的创作主张。他不蹈历来野史的旧辙,更反对才子佳人小说的“千部一腔,千人一面”和“假捏出二人名姓,又必旁添一,拨乱其间”;而是根据自己“半世亲见亲闻来创作”,“其间离合悲欢,兴衰际遇,俱是按迹循踪,不敢稍加穿凿,至失其真”。有人据此把《红楼梦》的创作过程,看成现实生活的刻板记录。因而对它(1)作了各种各样的“”,说它(2)影射这个、影射那个;或者认为它(3)写的就是曹雪芹自己的身世。这些看法显然都是错误的。它(4)实际上只是说明了作品反映的内容是和作者的出身经历有关,其中人物也大都有实际生活中的线)完全不同于()的作品。四十二回中,作者借宝钗论画,进一步表达了对艺术创作的观点:“你若照样儿往纸上一画,势必不能讨好的。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,该多该少,分主分宾,该添的要添,该藏该减的要藏要减,该露的要露。”(6)这就证明作者所提倡的是在生活真实基础上提高了的艺术真实,而非生活的照样记录。曹雪芹正是以十年辛勤的劳动,对生活素材进行了严格的挑选,把自己观察、体验到的丰富的社会生活作了高度的加工、提炼,才能创作出像《红楼梦》这样典型、这样集中、这样完美地反映社会生活的作品。它像生活本身那样丰富、复杂而且浑然天成,表现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(7)的高度成就(8)。

  B.(1)指创作主张的引文,(2)、(3)、(4)、(5)指《红楼梦》。

  C.(4)指创作主张的引文。(1)、(2)、(3)、(5)指《红楼梦》。

  D.(1)、(4)指创作主张的引文,(2)、(3)、(5)指《红楼梦》。

  4.根据文中所引宝钗论画一段话的观点,结合课文《林黛玉进贾府》分析印证,判断错误的一项是

  A.王熙凤出场,安排专场,集中笔力,先声夺人,正侧结合,描绘服饰、肖像,见黛玉忽哭忽笑,八面玲珑,详写言语行动,回王夫人显得干练机变逢迎等,这是“添”、“露”、“多”之笔,因她是“主”。

  B.借王夫人之口和黛玉之想对贾宝玉一贬再贬,又用《西江月》二词寓褒于贬,宝玉却迟迟不出场,这些都是“露”笔。

  C.黛玉拜见大舅父、二舅父,贾赦“暂且不忍相见”,贾政“今日斋戒去了”,这是避实就虚,用的是“藏”笔。

  D.从众人眼中写黛玉,体弱多病;从王熙凤眼中写黛玉,外貌“标致”;从宝玉眼中写黛玉,侧重气质、内在神韵。又通过让座、关于念书的答话等详写“步步留心”。而对邢夫人、王夫人、三姐妹则写得较简略。因前者是“主”,后者是“宾”。

  曹雪芹在全书第一回就表明了自己的创作主张。他不蹈历来野史的旧辙,更反对才子佳人小说的“千部一腔,千人一面”和“假捏出二人名姓,又必旁添一,拨乱其间”;而是根据自己“半世亲见亲闻来创作”,“其间离合悲欢,兴衰际遇,俱是按迹循踪,不敢稍加穿凿,至失其真”。有人据此把《红楼梦》的创作过程,看成现实生活的刻板记录。因而对它①作了各种各样的“索隐”,说它②影射这个、影射那个;或者认为它③写的就是曹雪芹自己的身世。这些看法显然都是错误的。它④实际上只是说明了作品反映的内容是和作者的出身经历有关,其中人物也大都有实际生活中的真人做基础,因此它⑤完全不同于()的作品。四十二回中,作者借宝钗论画,进一步表达了对艺术创作的观点:“你若照样儿往纸上一画,势必不能讨好的。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,该多该少,分主分宾,该添的要添,该藏该减的要藏要减,该露的要露。”⑥这就证明作者所提倡的是在生活真实基础上提高了的艺术真实,而非生活的照样记录。曹雪芹正是以十年辛勤的劳动,对生活素材进行了严格的挑选,把自己观察、体验到的丰富的社会生活作了高度的加工、提炼,才能创作出像《红楼梦》这样典型、这样集中、这样完美地反映社会生活的作品。它像生活本身那样丰富、复杂而且浑然天成,表现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⑦的高度成就⑧。

  (4)根据文中所引宝钗论画一段话的观点,结合课文《林黛玉进贾府》分析印证,判断错误的一项是

  A.王熙凤出场,安排专场,集中笔力,先声夺人,正侧结合,描绘服饰、肖像,见黛玉忽哭忽笑,八面玲珑,详写言语行动,回王夫人显得干练机变逢迎等,这是“添”、“露”、“多”之笔,因她是“主”。

  B.借王夫人之口和黛玉之想对贾宝玉一贬再贬,又用《西江月》二词寓褒于贬,宝玉却迟迟不出场,这些都是“露”笔。

  C.黛玉拜见大舅父、二舅父,贾赦“暂且不忍相见”,贾政“今日斋戒去了”,这是避实就虚,用的是“藏”笔。

  D.从众人眼中写黛玉,体弱多病;从王熙凤眼中写黛玉,外貌“标致”;从宝玉眼中写黛玉,侧重气质、内在神韵。又通过让座、关于念书的答话等详写“步步留心”。而对邢夫人、王夫人、三姐妹则写得较简略。因前者是“主”,后者是“宾”。

  讲的是唐玄的一座行宫,在开元、天宝时期,一定是富丽堂皇,美轮美奂。然而,时移世迁,沧海桑田,到了今天,已经寥落不堪,狐鼠成群。当年大概也属于“后宫粉黛三千人”的一些宫女,至今已老迈龙钟,便被流放在这一座离宫中,白发青灯,宫花寂寞,剩给他们的只是寂寞、孤独、凄凉、悲伤;留给她们的只是回忆,回忆当年的辉煌,从中吸取点温馨。她们大概都是相信的,她们赖以活下去的希望,大概只有渺茫幽杳的来生了。

  现在收入我们这本集子中的文章,都属于回忆一类,是人自己回忆水木的。写的人有的出身于学校,有的出身于大学;有的人已经离开,有的人还活在。活着的都已成了“白头宫女”,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。但是,同样是回忆,我们今天人的回忆,却同唐代的老宫女迥异其趣,有如天渊。我们不是“闲坐说玄”,我们是“白头学士在,忙中说”。我们一不寂寞、孤独,凄凉、悲伤,我们决不是“发思古之幽情”。

  几年以前,我曾揭橥一义:怀旧回忆能净化人们的灵魂,能激励人们的斗志,能促人们前进,能扩大人们的视野。试读集中的文章,或回忆水木之明秀;或回忆图书馆收藏之丰富和实验室设备之齐全;或回忆们之授业,谆谆;或回忆学友们之耳鬓厮磨,琢磨。园中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师友们的一颦一笑,一词一语,无不蕴含着温馨。西山紫气,东海碧波,凝聚于园中,幻成一股灵气。天宝物华,地灵人杰,几十年来造就了大量人才,遍布全中国,扩大到全世界,行当不同,都有,而且都或多或少地做出了自己的贡献,岂无因哉!回忆到这一切的时候,哪一个人会不感到温馨,感到自豪呢?白头学士忙说,岂无故哉!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的忆旧,能不净化我们的灵魂吗?

  “净化”二字是我从古代希腊Catharsis一词借来的。古希腊哲学家主张,悲剧能净化人们的灵魂。他们自有一番说法,是很能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的。我借来一用,也有我的说法。我同古希腊的说法,不是没有相通之处的;但是,基本上是“外为中用,古为今周”的。我相信,我的说法也是能持之有故,言之戍理的。这个“净化说”能不能用到唐朝的“白头宫女”身上,我姑且存而不论。用到的“白头宫女”一样会看到我们的未来,却是毫无疑义的,

  今天的“白头学士”也同唐代“白头宫女”一样会看到我们的未来,但是,我们的未来决不是来生。那一套我们是不相信的,也是用不着相信的。我们要看的未来是就要来到我们眼前的21世纪,以及其后的还不知道多少世纪。今天的已有了过去的辉煌和眼前的辉煌。但是,人

  并不满足于过去的辉煌和眼前的辉煌。我们对全中国和全世界还会做出更大的贡献。我们这些“白头学士”虽然垂垂老矣,但是我们是有后来人的。今天在校的学生,以及还不知道有多少届,未来的学生都是后来人。我们是暂时的,但是却会,是为序。

  1.读这篇序,(1)作者为什么由元稹的诗落笔?(2)通过引用元诗并对其进行分析有何作用?

  2.第三段中,作者由“白头宫女在,闲坐说玄”这两句诗仿出了“白头学士在,忙中说”这两句话,这样写起什么作用?

  A.文章以元稹的诗起笔,引出“回忆”,并以此贯穿全文,在比较鉴赏中点题,可谓匠心独运。

  B.文章由“闲坐说玄”说起,其实闲笔不“闲”,意在铺设文采,深化主旨,体现文体特色。

  C.“白头宫女”的回忆只是“发思古之幽情”,只留下凄凉和悲伤,人的回忆与之相比“有如天渊”。

  D.作者巧借“西山紫气,东海碧波”,给园笼地的灵气和神奇的色彩,目的是引人入胜。

  ①林黛玉曾对贾宝玉说:“你说你能‘过目成诵’,难道我就不能‘一目十行’了?”严格说来,林妹妹的“一目十行”,只是一种“连读方法”(当然也包括记忆),而“过目成诵”才是对“记忆能力高强”的凝练的概括。宝黛这对才子佳人记忆力确实不同凡响。

  ②据报道,参加美国总统竞选的侯选人中,有的人短期内竟能记住近万人的姓名。日本索尼公司的一名职员能将圆周率背至小数点后两万位。《后汉书·应奉传》说,有一车匠曾于门中露半面对应奉看了一眼,后数十年,应奉遇车匠,依然能“识而呼之”。科学家指出,人类的记忆潜力几乎是无穷的,一个人的一生中,大脑的记忆容量可高达1千万亿个信息单位,这差不多相当于全世界图书馆收藏的信息总量。因此,你只管去记忆,无需有“满面溢流”之虞。

  ③科学家对动物的研究发现,记忆机能主要存在于大脑中一种称之为“脑肽”的微小的蛋白质中,并且提取了这种神奇的“记忆脑肽”。稍后,科学家还人工合成了这种药物,经试用,效果良好。

  ④记忆是智力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人们认识世界、世界的物质基础,因此,,人们无不希望自己能拥有最佳的记忆力。《开元天宝遗事·记事珠》中写道:“唐张说任宰相,有人送给他一颗珠子。名曰‘记事珠’。或有阙忘之事,则以手持弄此珠,便觉开悟,事无巨细,涣然明晓,一无所忘。”此“记事珠”,真可谓胜过今日电脑,因为电脑必须标入相应软盘,才可调出所需之数据、资料、报告等等。

  ⑤一般说来,记忆是指对经历过的事物能够记住,并能在以后再现(或回忆)或在它重新呈现时能的过程。但这一“定义”似乎应该补充近年来研究的“记忆可以移植”的内容。

  ⑥英格兰乌沃汉普顿多元科技研究所的科学家,用精密仪器将那些年老但识途蜜蜂的脑体中职司“记忆”的蛋白质抽取出来,再用超微注射器将这些注入正在中的幼虫脑体中,等幼蜂羽翼长成后,将其带至离巢1公里之遥处放飞。令人吃惊的是这些从未离开过的小蜜蜂居然个个“而返”;而那些未移植老蜂脑的参照组的小蜜蜂却而不知归了。

  ⑦美国的乔·昂加尔博士选用了更高级的哺乳动物老鼠进行记忆移植的试验。他将老鼠觅食的鼠笼分成两室,放有相同的食物,但一室明一室暗。大家知道老鼠有昼伏夜出的习性,喜暗怕光,故取食总是光顾暗室。但鼠笼暗室设有电击装置;每当老鼠前往取食,必遭电击之苦。久而久之,老鼠只好记住暗室之危,改去明亮的地方去取食。昂加尔将这些“弃暗投明”的老鼠解剖,发现它们脑中的核糖酸中悬浮着一种特殊的物质,他将其称之为“惧暗素”。然后他将这种“惧暗素”注射到无此经历的老鼠的脑中……奇怪是这些老鼠竟无一例外地直扑明亮小室去觅食——记忆移植的试验成功了。

  ⑧人类的记忆是否也可移植?科学家正在深入研究,说不定有朝一日,人们会像今天购买专利一样,移植科学家、思想家、艺术家的记忆之宝,集众多才华于一身,“过目成诵”当然更不在话下了。

  本文列举了大量的轶事及实验事例来阐述作者要说明的事理,请将它们各自阐述的意义写出来。

  听《二泉映月》,在优美的乐曲中,你能感受到一种感伤,一种凄凉。它这样的美,美得让人陶醉;它这样的凄怨,凄怨得让人落泪。深入它,才知道它凝聚了一位贫苦艺术家一生的感慨、叹伤,它又凝聚了他一生的流浪。阿炳,这样一位被众人叫做“瞎子阿炳”的人,在无锡市一流浪就是50多个年头。他脖子上挂着笙、笛、琵琶等乐器,在无锡市漫步。他看不见往日的风景,但他有自己的歌声。曾有一度,在无锡市,谁不熟悉阿炳的歌声、笛声?人们熟悉他,但他又被人们遗忘。在被遗忘的角落里,阿炳保留着自己的,探索着自己的痛苦而又艺术的生活。

  无锡惠山二泉亭附近风景独美。这里有一泉水,号称“天下第二泉”。在这里,在阿炳26岁以前的时光里,留下了他的多少欢歌笑语。而今当无锡市一个瞎眼的老汉拉着名曲在挣着微薄的生活费时,谁在意了他的曲子中的?谁在意了他的曲子中的辛酸?这样的乐曲差点儿就要成为历史天空中的一朵云,最终也将烟消云散。不是一位教授偶然听到自己的学生在拉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,不是这位教授去无锡找到阿炳录了音,这种优美的音乐恐怕也随着阿炳的逝去而无声了吧。1950年夏找阿炳录音时,阿炳说:“我不奏音乐已经两年了,我的技术荒疏了,我的乐器也都得一件都不能用了。”就这样一个靠音乐技艺吃饭的人,却两年不闻乐曲声,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凄苦。在危危之颠终于保存下了这首乐曲。1950年冬,阿炳就与世长辞了。如果不是夏天去找他,而是冬天,何以能让这样的绝唱唱到今。

  现在再听这首曲子,你会由开始莫名的忧伤而转变为一种形象——曲子如泣如诉,叮咚的泉水依然叮咚,但物是人非:一个瞎了眼的衣服破烂的老汉,手拿二胡在认真地拉呀拉呀,多少人驻足侧耳倾听。你又会联想到多少像阿炳一样命运的人,在风雨中地行走着,他们叹息,却没处抱怨。这凄凉比“秋风扫落叶”还要凄,这韵味比“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”还要无穷。这美是如此的美,才有如此的凄,而正因为有这样深沉的凄,才孕育了如此绝妙的美。凄与美结合得天衣无缝,才能给人以力量,给人以震撼,给人以无穷的回味。太凄了则成悲,太美了则“”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黛玉葬花又何尝不是一种凄美呢?春天花开,有如少女的粉面,有如少女含羞的笑脸,一旦春归去,花衰至落,落下的花像落下的泪,流到树下却浸不进去半分。黛玉拿着笤帚,轻轻地打扫着散落的花瓣。她是那样的轻,害怕再给已落的花瓣染上半点污点。然后她轻轻地把聚积到一起的花瓣装进一个粉红的丝袋里,再轻轻地把丝袋的口扎上,已泪湿粉面,泪洒春衫。四周静静的,不时还传来悦耳的鸟鸣。在这样优美的里,黛玉轻依花锄,做着这样优美的事,难道不是美与凄的结合?这种结合早已了它的第一位听众——宝玉。宝玉的与黛玉的导演又是凄与美的结合:天真的爱情,最终也如这些花,葬送在黛玉自己所设的花冢里。这样的结合才让人得叹服,让人在审美的过程中。

  然而,当我听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时我正在看《张良传》,看到吕后造成戚夫人的悲,感受着曲中的凄,才算真正理解了悲与凄的艺术距离。刘邦得天下而称汉高祖后,吕后人老珠黄,当日风采照人的吕后已是雨后黄花了,然而这时的戚夫人却是玉洁冰清、出水芙蓉,深得刘邦的宠爱。刘邦几度要立戚夫人的儿子为太子,无奈太子已请来了刘邦一生都找不来的四位隐士,羽翼已成,不可废立。刘邦指着四位隐士对戚夫人说:“我想废太子,可他们四人辅助着他,羽翼已成,不能再废了。”戚夫人如失魂魄,为刘邦唱了一曲哀歌:“鸿鹄高飞,一举千里。羽翮已就,横绝四海。横绝四海,当可奈何!虽有矰缴,尚安所施!”联想戚夫人平日的幻想,而一旦幻想破灭,这是一种何等的伤痛。及至吕后,戚夫人种种,挖眼割舌、砍去四肢,扔在猪圈里做“人彘”,让人观看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啊!这悲能与美结合吗?永远不能,它永远只能是悲哀。

  凄与悲都会让人承以想象的痛苦,但它们的距离就在于凄能与美达到完美的和谐统一,而这种统一是最美的悲剧也无法达到的。

  12.请你根据文章前三段,谈谈作者在文中所说的“凄”具体表现在哪几个方面。(4分)

  13.你如何理解“人们熟悉他,但他又被人们遗忘”这句似乎矛盾的话?这反映了阿炳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社会状况中?(5分)

  14.文章写“黛玉葬花”的事例和“戚夫人被杀”的事例对主题的表达各有什么作用?(4分)

  15.作者理解的“凄”与“悲”分别指什么?二者之间到底有怎样的距离?作者在文章最后一段说凄与美的“和谐统一”“是最美的悲剧也无法达到的”,你是否同意作者的看法?请结合另外的例子加以说明。(7分)

相关推荐